111年地政士考試—民法概要與信託法概要

111年地政士考試民法概要與信託法概要


一、農夫甲因年事已高,不想繼續從事農務耕作,乃委託乙代理出售其所有A 農地之相關事宜。丙臺商擬退休後返臺到郊區購買農地蓋農舍過遠離塵囂的田園生活。丙向乙表示,A 農地位置不錯若可蓋合法農舍,即願購買,乙明知申請蓋造合法農舍不易,條件限制愈來愈嚴,但為求快速

成交,仍拍胸脯說:A 地這麼大,蓋合法農舍當然沒有問題,但甲並不知情乙對丙的保證。嗣後甲、丙即進行簽約、移轉登記並支付價金等相關事宜。半年後,丙退休返臺,並開始進行農舍蓋造,提出申請時才發現A 農地無法蓋造合法農舍。試問:丙得否以受詐欺為由,主張撤銷與甲之間的A 農地買賣契約?

答:

丙得以受詐欺為由主張撤銷買賣契約:

(一)按依民法第92條第1項規定,因被詐款或脅迫而為意思表示者,表意人得撤銷其意思表示。但詐欺係由第三人所為者,以相對人明知其事實或可得而知者為限始得撤銷。而所謂詐欺係指行為人故意示以不實之事,無論係積極詐欺行為或隱蔽實情而為消極不作為之詐欺,凡因而致表意人陷於錯誤而為意思表示者,相對人均得撤銷之。但如為第三人所為詐欺行為,則法律明定必須相對人明知其事實或可得而知者為限,始得撤銷。

(二)本件乙不確定A農地能否蓋合法農舍,仍故意對丙表示可以興建,乙施以詐術致丙為錯誤之意思表示,從形式上屬第三人詐欺。惟依我國通說見解認為,民法第92條第1項之第三人應限縮解釋,不包含相對人的代理人及使用人在內。

(三)因乙為農夫甲之代理人,故不論甲對乙詐欺之是否知情,買受人丙均得以受詐欺為由,依民法第92條第1項規定,撤銷甲丙間之買賣契約。

(四)題示乙係甲之代理人,即非民法第92 條第1 項但書規定之第三人,故丙仍得撤銷之。抑有進者,民法第224 條本文規定:「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時,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從而,若乙對丙之行為構成詐欺,丙據此自亦得依法撤銷之。


二、甲因看好股市發展,向乙借款500 萬元進場投資,不料甲頻頻預測錯誤,購買的股票虧損連連,甲為避免其名下財產被債權人乙強制執行,乃將其名下唯一的財產A 屋信託移轉登記予丙,以其兒子丁為受益人,並對乙避不見面。試問:債權人乙得否強制執行債務人甲已信託移轉的A屋?抑或債權人乙得否主張撤銷甲與丙之間的信託行為?

答:

(一)債權人乙不得強制執行債務人甲已信託移轉的A屋:

信託法第12條第1項規定,對信託財產不得強制執行。但基於信託前存在於該財產之權利、因處理信託事務所生之權利或其他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但為保障信託關係發生前已生之權利及因信託財產所生或處理信託事務發生之稅捐、債權,依下列權利取得之執行名義,可例外對信託財產強制執行:

1、信託前存在於該財產之權利。

2、因處理信託事務所生之權利。

3、其他法律另有規定

依題示,甲名下之A屋於信託前並未設定抵押權等擔保物權,信託人之債權人於信託前所存在之普通債權並非是存在於信託財產之權利,不符合信託法第12條第1項之規定,不得對信託財產強制執行。

(二)債權人乙依信託法第6條、7條規定撤銷委託人甲之信託行為

1、信託法第6條規定,信託行為有害於委託人之債權人權利者,債權人得聲請法院撤銷之。信託法第7條規定,前條撤銷權,自債權人知有撤銷原因時起,一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行為時起逾十年者,亦同。

2、本件甲將名下唯一的財產信託移轉登記予丙,致債權人乙無法藉強制執行該屋受償,委託人(即債務人)之信託行為有害於乙之債權,債權人得依信託法第6條第1項及第7條規定起訴撤銷信託行為。


三、甲、乙為表兄弟,其所有AB 兩筆土地相鄰,甲在其所有的A 地上蓋造立體停車場出租使用,乙因未在當地居住,甲蓋造時亦未申請鑑界。事隔20 年,乙死亡由丙繼承B 地並將B 地售予丁。丁購買後欲建築使用乃申請鑑界,始發現甲的立體停車場有越界10 平方公尺之情事。試問:丁得否向甲主張其立體停車場越界部分應予拆除並返還該部分土地?抑或丁得否請求甲購買立體停車場越界占用之土地?

答:

(一)按民法第796條第1項前段規定,土地所有人建築房屋非因故意或重大過失逾越地界者,鄰地所有人如知其越界而不即提出異議,不得請求移去或變更其房屋。

該條立法意旨乃為促使鄰地所有人於建築之初,如知有越界情事,應即提出異議,阻止動工興建,以免建物完成後,請求移去或變更,致令土地所有人損失過鉅,對社會經濟產生重大影響。故實務見解認為「知其越界」,應從寬解釋,以鄰地所有人「可能認知」為已足。

(二)甲所興建之停車場,雖非「建築房屋」,但為民法第796條之2規定具有與房屋價值相當之其他建築物,準用,故本件應有民法第796條第1項前段規定適用。

(三)雖停車場興建之初,乙並未居住於B地,惟該停車場越界面積達10平方公尺,且甲乙有親戚關係,距興建完成已超過20年,乙對於該停車場越界建築之事應可得知。又且民法第796條第1項因相鄰關係致一方之所有權擴張而他方之所有權受有限制,其權利義務對於嗣後受讓該不動產而取得所有權之第三人仍繼續存在。

(四)乙知其越界而不即提出異議,乙嗣後不得請求甲拆除越界部分,故受讓B地之丁亦不得請求甲拆除越界部分。僅得依民法第796條第1項規定,請求甲就B地因此所受之損害,應支付償金。


四、甲男、乙女經友人介紹後結婚並育有一子,婚後甲男購買A 屋一棟,登記在乙女名下,頭期款、房屋貸款皆由甲男繳納,兩人並未約定登記任何婚姻財產制。嗣後甲男因工作調派至大陸,長期分隔兩地感情漸淡並與大陸女同事發生婚外情,甲、乙兩人遂決意離婚。假設兩人離婚時除A 屋外別無其他財產,A 屋價值1200 萬元,但尚有貸款600 萬元。離婚時甲男請求乙女返還他總共出資購買A 屋的資金600 萬元;乙女則主張,婚後她辭去工作以家庭為重,全心照顧在臺灣的公婆及小孩,甲購買A 屋以她的名義登記為房屋所有人,他出資購買A 屋的資金是屬於「贈與」,無須返還。試問:甲、乙之主張有無理由?

答:

(一)按「夫妻未以契約訂立夫妻財產制者,除本法另有規定外,以法定財產制,為其夫妻財產制。」,民法第1005條定有明文。

(二)次按「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夫或妻現存之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存續所負債務後,如有剩餘,其雙方剩餘財產之差額,應平均分配。但下列財產不在此限:

1、因繼承或其他無償取得之財產。

2、慰撫金。

此有民法第103011項可稽。

(三)查依題意,甲、乙並未約定登記任何婚姻財產制,依前引規定,應適用法定財產制,且於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有剩餘財產差額分配之問題,此合先敘明。

(四)A屋為甲婚後所購買而登記於乙名下,頭期款及貸款均由甲繳納,甲請求乙女返還購買A屋資金600萬元(似非主張借名登記),應就其請求權基礎,諸如借貸或不當得利請求權,負舉證責任。若甲之主張有理由,得請求乙返還600萬元,因甲乙別無其他財產,則甲之現存婚後財產為600萬元,乙之現存婚後財產為0元,則乙仍得向甲請求剩餘財產差額分配300萬元。

(五)反之,若乙能舉證證明甲將A屋登記予其名下,及甲繳納頭期款及房屋貸款均為贈與,若無撤銷贈與之事由,則乙無須返還。且依多數說及實務見解,夫妻間贈與之財產,仍屬民法第1030條之11項第1款所規定之無償取得之財產,毋庸列入剩餘財產分配計算,故乙別無其他現存之婚後財產,甲對乙亦無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可資行使。


2022-06-22

最新消息